0755-25876966 CH | EN

現代建筑:回歸傳統應表里如一 發布于2016-10-11

建筑是滿足人們生產生活需要,利用所掌握的物質技術手段創造出的人工環境,除具備實際功能效用以外,也承載著人們對居住環境的思考和生存發展理念的追求。近年來部分現代中國建筑存在求洋、求怪等現象,受到人們詬病。通過反思和糾正,目前中國建筑設計正在整體回歸理性,回歸正常的審美觀和價值觀。

  前不久,許多攝影愛好者聚集在頤和園,捕捉十七孔橋“金光穿洞”的壯麗場景。冬至時節的落日余暉照亮了十七個孔洞,壯美震撼。2016年的夏季,暴雨來襲,北京多地積水,數百年前落成的故宮,卻是“千龍噴水”,雨水從1142個排水孔迅速排出。

  2016年,這兩個事件,讓人重新體味中國建筑的智慧,也讓人久久思索現代建筑怎樣從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汲取靈感和養分。


  現代建筑設計呈現回歸傳統的趨勢

  在去年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由建筑界最高榮譽“普利茲克獎”首位中國籍得主、中國美術學院教授王澍領銜設計的永久會場“烏鎮互聯網國際會展中心”吸引了媒體的關注。整個建筑以水為媒、圍中心水池而建,白墻灰瓦、小橋流水隨處可見,木結構、青石磚等傳統元素也被頻繁使用。


1120280398_14840202869681n.jpg

烏鎮互聯網國際會展中心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王澍擁有多重身份:建筑師、文人、學者和教師,他說自己“首先是個文人”,希望人們在欣賞他的建筑時,更像在欣賞一篇寓情于景的詩文,希望通過自己的建筑能讓傳統有尊嚴、有生氣地活著。

  “像王澍的設計一樣,近年來我國現代建筑設計有回歸傳統的趨勢。”北京國際設計周組委會辦公室副主任曾輝認為,這是一個可喜的變化,前幾年部分現代中國建筑存在求洋、求怪等現象。通過反思這些病癥,中國建筑設計正在整體回歸理性,回歸正常的審美觀和價值觀,出現了一批代表“中國風”的建筑。曾輝一口氣舉出不少例子來:G20峰會主會場、上海世博會場館、北京APEC會議場館、米蘭世博會中國館等設計,都運用了傳統文化元素,有強烈的中國氣息。


  建筑的傳統感不是表面的凹凸斗拱

  從“洋風”到“漢風”,從“崇洋”到“固本”,現代建筑回歸傳統也不能走偏,曾輝強調,回歸傳統不能是表面化的硬搬某種廊子、亭子或符號,否則也會創造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建筑,形成新的視覺污染,與中國傳統建筑的思想背道而馳。

  從沈陽天圓地方的“銅錢樓”,到廣州金光燦燦的“大金環”,再到河北燕郊三老并立的“福祿壽”酒店,雖然外表都是中國傳統符號,但表現手法太“粗暴”“直露”,被稱為“奇葩建筑”和“丑陋建筑”,讓“地標”成“笑柄”。

  盲目追求外在的“傳統感”而忽略文化內涵,就會造出一堆奇形怪狀、與城市風貌不相匹配的“假古董”。曾輝批評,一些地方的仿古建筑,竟能一層層堆積出三四層的大屋頂,“這既超重、違背建筑科學,又不和諧節儉,是反中國建筑文化的建筑”。

  在不少人的眼里,加個大屋檐、用上凹凸斗拱或蓋上琉璃瓦就是中國傳統建筑,曾輝指出,這只是表面的,還應了解中國這些特殊建筑的內涵和人文精神。


深入挖掘傳統建筑的文化內涵

  建筑師劉家琨的作品“始終關注社會現實、尊重地域文脈、融入環境、提煉傳統技藝,體現了當代建筑對傳統精神的繼承,標志著當代中國建筑人文意義探索的高度”,因而獲得了2016年中國建筑傳媒獎實踐成就大獎入圍獎,業界認為這得益于他不斷領悟和吸收傳統建筑的精髓。

  中國傳統建筑沉淀了美學、科學、哲學,講究“天人合一”,力求建立人、建筑、城市、自然和諧的關系。劉家琨體會,這些年他一直堅守著“此時此地”和“因地制宜”的理念,如果“地”變了,“時”變了,與之不適合的都得變化或摒棄,就是要追求建筑與環境的完美融合。

  “只有真正認識自己,才能樹立文化自信,留住傳統建筑文化的根基。”曾輝認為講究“天人合一”,就是要求建筑適應當地文化、環境及氣候等條件。

  在這個方面,天安門觀禮臺的設計作出了好的示范,其設計極簡、低調,保留了自己的“配角”位置,沒有與天安門“爭鋒”,充分吸收了傳統建筑文化中的整體思維和系統觀念。

  “天人合一”還表現在中國建筑的節儉實用上,就地取材,用工匠精神保證質量,可以歷經千年不倒。比如,十七孔橋的“金光穿洞”就是利用天文地理知識,精算了太陽光線,冬至當天落日的陽光正好充滿十七孔橋的每個橋洞。


  建筑師要加強人文修養

  建筑,既是物質的,又是意識的;既是技術,又是藝術。應把建筑納入文化的視野,加強建筑師的傳統文化修養。北京市古代建筑設計研究所所長馬炳堅多次呼吁:“設計隊伍應及時調整思路,改變知識體系,改變中國建筑師漠視本民族建筑的不正常現象,應注重中國傳統建筑文化的教育。”

  以傳統建筑文化的內涵為依托,以先進的建筑技術為手段,把中國古典的建筑藝術“語言”,和諧地完美地運用于新的建筑形體上,這才是新時代的美學建筑,既不等于“假古董”,也不同于“舶來品”,而給人清新、明快、親切的印象,有民族化的新味。

  《營造法式》是北宋李誡編寫的關于古代建筑規范的專著,探索歷史建筑怎樣與宋朝建筑融合,防止出現怪誕的建筑。70多年前,建筑學家梁思成的營造學社也在探討傳統建筑怎樣與當代建筑融合、技術與藝術怎樣完美統一。時至今日,這些課題研究仍要與時俱進,更多的設計師應結合自己的實踐,從傳統建筑形式和優秀傳統文化中汲取靈感和養分,設計出既能體現本土文化特征和精神氣質,又能承載人們生活需求和情感寄托的好建筑。

  光明日報記者 張玉玲



廣東正業建設有限公司   備案號:粵ICP備16119431號    技術支持:易訊騰達

Top 浙江福彩七乐彩走势图